Activity

本學期活動預告與歷次活動花絮
我們將不定期舉辦課程相關活動,
歡迎同學踴躍參加!

以都市為尺度的設計實驗,需要更完整的設計體驗

2017-07-07

 

     「城市,是人類文化生活的重要介面。如今,越來越多人口聚居於城市,更顯示出一座城市的圖像,不僅是由建築、地景等既有元素構築而成,更重要的是如何完整呈現出這座城市的人文風貌、自然環境與一種對生活的積極姿態。」

(取自臺北世界設計論壇 http://wdc2016.taipei (http://wdc2016.taipei/))

 

設計,讓城市更美好嗎?

        2016年,臺北申請到世界設計之都,係透過與國際工業設計社團協會(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Societies of Industrial Design,簡稱ICSID)合作,以國際交流的方式,反思如何結合在地文化、習性來改造臺北生活,並整合既有的城市發展計畫。運用設計思維和創新手法,規劃16項核心計畫,試圖解決臺北現今所面臨的四大發展課題:生命健康、生態永續、都市再生、以及智能生活。

 

       過程中不僅運用公部門的力量,由上而下地美化城市風貌,亦邀請設計工作者與市民共同城市設計的構想和執行,像是打造共融公園、以參與式民主的方式執行社區營造等,希望傳遞以設計改善社會問題的精神,能進一步提升人們的生活品質,迄今仍有許多專案正在動工進行中。

 

*延伸閱讀:公園翻轉計畫——打造市民參與的共融公園,挑戰人們對於遊具的單一想像,http://www.cityyeast.com/passion3_show.php?passion3type_id2=111&passion3_id=1429。

 

       然而,上述的經驗,真的讓城市更美好了嗎?市民感受到了嗎?為了得知2016臺北世界設計之都與民眾的連結,我訪談了幾位參與過臺北設計之都相關活動的同學,了解他們對於設計與城市的看法,並探討、反思臺北設計之都目前所面臨的挑戰。

圖/ 申請台北設計之都的文件

 

參與者的經驗分享

(同學A和B目前就讀台大社會系二年級、同學C目前就讀台大電機系三年級)

我:你是怎麼接觸臺北世界設計之都的呢?

 

同學A:在設計之都舉辦前,我曾經去參加一場由設計之都執行長吳漢中主講的宣傳講座,聽聞設計之都籌劃的幾個活動,例如晨曦音樂會、設計思考工作坊等,覺得還不錯。

 

同學B:修課時,老師推薦去看設計之都的「活的展」。

 

同學C:在臺北設計之都開始前有參加志工培訓和講座,但後來就不了了之了,再次得知消息是設計之都在松山辦展,老師要求去看「活的展」的時候。

 

*延伸閱讀:活的展——以臺北的生活議題出發,討論設計導入公共政策的做法,以「有生命、會呼吸」作為展覽的核心主軸,http://www.cityyeast.com/passion3_show.php?passion3type_id2=34&passion3_id=1463。

 

我:為什麼設計之都能夠吸引你?

 

同學A:因為設計之都的活動有別於以往政府官僚式活動的俗氣形象,不再大張旗鼓地把資金全都投注在特定一個噱頭,而是**深入各地**規劃多個衛星展區,讓設計之都放置在**市民生活周遭**。

同學B:參觀展覽時,看到許多談論社區健康、環保等議題的作品,將與生活連結作為設計主軸,很實際也很契合自己的日常。另外,此展覽也有個有趣的互動設計,是讓大家貼貼紙在自己喜歡的作品旁邊,也會有外國的設計師在現場,有立即的對話空間。

 

我:那麼你對於「設計」的想像是什麼?

 

同學B:我認為設計是解決生活問題的方式。

 

同學C:我認為社會設計和都市設計的理念皆是以人為本,因每個都市、每個社會都有各自的歷史脈絡、發展背景及居民的個性,所以不一定在其他地方好的規劃是適合這個都市的。像是台北市在推UBike的時候,就常常引哥本哈根為例,因為他們腳踏車做得非常好,但他們一開始就是以腳踏車為主的都市,而台北不是,所以有些東西沒辦法直接複製過來,因此我覺得規劃應該以這個都市及裡頭生活的人為本。以人為本的同時,也要考量到都市有形形色色不同的人,不是只需去滿足特定階級或特定樣貌的需求就足夠,應有更多的同理,顧慮更多人。

 

我:那麼關於臺北世界設計之都的企劃案,例如清潔隊員服裝設計、美化變電箱、招牌統一等,符合你想像中的設計嗎?

 

同學A:例如美化變電箱計畫,雖然是從都市不起眼的變電箱著手改造起,但這項政策也只能由政府來執行。因為我認為有商機的地方終究會被企業矚目,進而加以維護或美化,但不起眼的生活角落卻被遺落。然而事實上,角落才是整個城市的基礎**,若能從提升城市基礎,整體的基準點也就跟著上升,大家對美學的眼界也就更高更廣。

 

同學B: 美化變電箱能讓市民增加市民的美感經驗,縱使美感是種無形的感覺,但它會是宣揚設計的推動點。

 

同學C:我覺得清潔隊制服不只有美化的功能,也讓他們更方便、更有效率、更舒服地工作,也減少他們在路上工作的危險性,我覺得應由政府統一提供好的清潔隊制服。至於美化變電箱及統一小招牌可以提升觀光,甚至提升此都市設計的素養或美學教育。

 

*延伸閱讀:臺北市清潔隊大改造計畫:透過改良清潔隊員的用具、服裝形象及收納空間,提升他們的工作素質與職業價值,更多資訊可參考Facebook粉絲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g/taipeicleanerequipmentupgrade/photos/?tab=album&album_id=715682445266844。
*延伸閱讀:變電箱改造計畫:改善雜亂無章的變電箱形象,讓都市角落能夠和諧融入整體都市景觀中,更多資訊可參考:http://www.cityyeast.com/passion3_show.php?passion3type_id2=108&passion3_id=1417
*延伸閱讀:小招牌製造所:由於招牌是人們造訪城市的第一印象,不僅體現在地生活,亦代表各店家的個性,因此此計畫將招牌設計重新回歸店家理念,打造獨特的品牌形象,更多資訊可參考:http://www.cityyeast.com/passion3_list.php?passion3type_id2=112。

 

我:你會不會覺得某些計畫存在限制,而無法帶動設計的風氣?

 

同學A:在時間與經費皆不足以改善整個臺北市的前提下,許多計畫可能都只是一個象徵性的指標,但這些指標將會是提醒大家設計可以存在生活中的契機。經營大眾對於美的印象,終有一天改善市容會成為全民運動。

 

同學C:臺北設計之都預定的規模本來比較大,後來因政策而縮小了,只在部分地區實驗確實不太夠。若能受到好評,就應該要在整個城市中實施,讓都市更有統一性,因為有些招牌真的會阻礙視線,或甚至老舊掉落,所以設計招牌是有其必較性的。

 

我:最後,你對於臺北世界設計之都有什麼回饋或反思嗎?

同學A:臺北世界設計之都是一項作為政府正視「設計」的象徵,若要樹立「設計之都」的典範,得要由**政府率先著手**,比起民間自發行動更有推進力。臺北世界設計之都並不是革命,它是催化劑,它會提早讓革命的那天到來。

同學C:臺北世界設計之都的優點是第一次把設計思考帶入臺北城市,給發展已久的臺北注入新能量,讓年輕人思考能為臺北帶來什麼改變,創造可行性。然而缺點是它雷聲大雨點小,實際的影響也沒那麼多。但趁著這次機會,創新的想法有被提出和討論,像是老人照護等議題,且這樣的討論是民主的,能*讓民眾共同參與。

圖/台北設計之都合影

 

我:你認為設計之都未來如何延續其理念?

 

同學B:至於臺北世界設計之都若想要繼續延續,可以請更多元且完善的團隊來合作,不只注重美觀的設計,更要有實際改善生活的效力。

 

同學C:我覺得若要延續設計之都,還是得由臺北市政府主導。補充一下,現在的城市常常在往物聯網及科技為主的導向發展,但科技不確定性的風險大,設計之都有考慮過這樣的風險存在,並討論如何去處理被傷害的人,若以設計思考的方式就較不會忽略這樣的人。很多事情都能以簡單的方式完成,未必要如政府用大規模、包工等無效率的方式進行,事實上可以用另一種小而美的方法,也更親近人民的吧。所以臺北設計之都開放讓公民可以參與,我覺得這樣很重要。

 

       從上述的訪問中可知,有人憂心像是設計之都這樣的計畫,只是一個短暫的、煙花式的綻放;但有人認為這些指標,反而提醒民眾,設計於生活中存在的契機與角色。這過程也必須有更多民眾參與,不必然是大型構想,小而美的設計概念,方能更貼近民眾需求。

 

對於臺北世界設計之都的反思

       同學們對於臺北世界設計之都的評價大多持正面回應,皆同意設計不只注重美觀,更要將聰明的設計融入生活。確實,要帶動整個都市的設計革命,最有力量的推動者必定是政府,但這樣由上而下的實施方式,真的能紮實地打好根基嗎?在不斷革新的美麗市容下,究竟改善了什麼、又忽略了什麼?

 

       2016臺北設計之都曾被批以奢豪的方式撒錢,在提供合作單位「台創」1億300萬的預算中,許多單場次官方活動經費動輒百萬、千萬起跳,例如在W Hotel舉辦的國際設計晚宴斥資就高達720萬,但這是否又回歸社會對於設計格局大小的問題,雖說難以以金額量化價值,卻也說明大眾對於設計仍是採取漠視的立場,因此鉅額投資設計是否妥當,難以有絕對的評斷。然而設計之都的經費狀況造成社會反彈,不僅說明社會仍舊對藝術趨向保守,亦表示政府缺乏與民眾溝通的能力,無法傳遞其理念和計畫的價值給大眾。

 

       目前臺北世界設計之都所推行的計畫,不外乎美化街景、綠化城市、舉辦展覽、社區參與式計畫、大眾運輸工具優化等,大抵是希望能藉此培養市民的美學概念,並增進都市的便利性及使用經驗,其餘如公營住宅社區社會參與式設計規畫案、高齡市民行動友善環境改善計畫、全回收城市計畫等,屬於實際層面的政策實施,部分僅停留在規劃之初,而少看見後續推動的成效,可能是與各合作單位上溝通與執行的困難所造成,因此多數市民對於設計之都的存在無感就可想而知。

 

       另外,要讓美學深耕在市民心中,必須從教育根部的檢討做起。市府安排了設計思考的訓練進入公家機關以及校園,在公部門內部推行設計改善公務執行,在校園亦期望能鬆動現行侷限且僵化的課綱,添入更多活絡學生大腦的操作思維,也鼓勵學校使用更加彈性的上課模式,可能有助於鬆綁市民對城市未來的想像,同時活絡國家上下的僵固思維。「設計之都」的概念是現代都市化與文化資本提升的對話,文化局在設計之都的官網上表示,臺北市的腳步要始於觀摩其他國際的成功經驗,再逐漸朝向發展在地特色,學習的開端始於模仿,固然是一條捷徑,但不免要呼籲市府得妥善評估計畫的合適性。

 

如何延續臺北設計之都的理念

       這篇文章鎖定在「學生」的角度與參與,來理解世界設計之都,拉出一條校園與城市行動間思考的可能。但礙於篇幅與其他因素,所觸及到的面向可能不夠廣,思索的問題可能也還需要更多元;其他市民如何看待世界設計之都在城市中所做的行動,也必須要再更多琢磨。但可以確定的是,臺北世界設計之都像是一場實驗,也像一場小小的革命,嘗試把一個擁有多個階段性且複雜歷史背景的都市,整合出擁有市民生命力的新樣貌。雖然目前僅有部分區段的改造,不過未來希望能藉此創造更多空間及機會貼近在地生活,也希望能透過小區段的成功,帶動往後更龐大的設計規劃,但在點綴、在翻新的同時,可別忘了不是只有「創新」才是提升的方式,若能做出與本土對話的設計,例如讓居民參與規劃的「共融公園」,或是適性發展的在地社區產業——白米社區的木屐產業,不失為一種翻新傳統且貼近在地的設計。

 

       或許未來設計之都能尋覓到更多民間的文化能量,政府若藉此創立媒合平台,有機會推動更多與市民共存的計畫。唯有市民與政府皆認同且重視設計之都的理念和方向,設計之都方能走得長遠,然而由政府部門引領的團隊,其最大風險就是缺乏溝通的能力,因此在下結論前,必須要確認雙方有良好的對等溝通。最後,我想以同學C所言作結,別大刀闊斧地改革,小而美的政策是目前讓雙方好好打下的信任基礎的溝通管道,讓設計找到其渲染的立足點。

圖/台北市夜景

 

其他參考資料

2016臺北世界設計之都 http://wdc2016.taipei

中央社—設計之都晚宴燒掉720萬 http://www.taiwannews.com.tw/ch/news/2834513

台北村落之聲「支持創新世代 建構創意平台」 http://www.urstaipei.net/article/13288

自由時報—〈台北都會〉北市逾六成古蹟、歷史建築 議員批未見維護計畫 http://news.ltn.com.tw/news/local/paper/10183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