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ctivity

本學期活動預告與歷次活動花絮
我們將不定期舉辦課程相關活動,
歡迎同學踴躍參加!

實驗北城—重新設計台北

2017-05-11

  自2012年臺北市宣佈爭取世界設計之都,遂引進「設計思考」的概念,試圖結合公民參與投入都市改造;2016年臺北世界設計之都正式啟動,推動街區設計、舉辦國際展覽、設計共融公園等。2017年設計之都交接後,臺北延續了什麼動能與能量,來推動設計之都2.0呢?

 

  無邊界大學本學期第一場實驗北城,從這個疑問出發,邀請臺北市文化局文創發展科科長吳俊銘、臺大城鄉所所長張聖琳,以及水越設計創辦人周育如女士,從不同角度分享什麼是設計,以及各領域推動社會設計的經驗。

 

「設計思考」導入公共政策,以使用者需求為出發點

  吳俊銘科長1997年自臺大城鄉所畢業,笑著說這次回來母校報告這五、六年執行設計之都的工作心得,好像是期中報告一般。自2011年世界設計大展開始,市府發現年輕人對設計有興趣並有潛能,但卻鮮少被重視,更遑論應用於生活之中。透過積極參與國際交流活動,進入國際設計社群,是市府認為能夠提升這個城市整體設計動能,因此臺北設計之都的計畫就此成形。

 

  「設計之都是一個年輕世代的企盼,但我們在議會面對的都是四十幾歲以上的世代,所以世代的關心是不一樣的,生長過程、溝通模式都不同。」吳俊銘科長說,建築界早就提出社會設計、空間規劃的概念,但尚未實質落實在社會大眾身上,因此設計之都應做出制度性的改變,促使公民參與進入社區,落實以人為本的宜居城市。

 

  「我們做過什麼?從2011年到2016年砸了快十億,別人說你們只做100塊招牌、133個變電箱、135座候車亭、1313個垃圾桶、5座橋墩…,但其實文化局並不是專做硬體的,只是總要做一些示範。目前文化局仍傾向做體制內的改造,以實驗性質為主,辦刊物、拍影片、做國際宣傳,因設計之都的起念,正是要幫助臺北被世界看到;另一方面,也資助本土設計師出國駐村,給予沒有資金的設計師能做國際交流。在國內也舉辦藝術村等活動,這段期間總共有5大洲、33個設計驅動單位、5個城市代表、16個設計週代表前來台灣進行設計交流。」

 

  科長也表示,因為台北市的資源比較多,設計之都的規模目前只有台北市能夠做到。那麼都是什麼樣的族群會關注設計之都呢?從設計之都臉書粉絲專專頁上統計,發現關注者主要為年輕族群,集中於18-34歲左右。為了增加年輕族群對議題有較高的黏著度,像是環境美學、設計進站、設計展覽、善念設計氛圍等的相關資訊,會是比較著力之處。

 

  為了使設計更貼近民眾,文化局將「設計思考」導入公共政策,以使用者需求為出發點,從工業設計和商業設計的領域轉化為政策面施行,運用以人為本的設計精神與方法的同時,亦考量科技或商業的可行性。像是推行共融公園、文化智慧生態社區、生活景觀改造計畫、美學教育扎根計劃等。以公園為例,罐頭公園充斥在每個社區,看似保護孩子遊憩安全,並訂各項規範,卻造就了公園單一化且越來越無趣。共融式公園設計的想像,奠基於翻轉民眾對於公園的印象,打造讓行動不便者、親子及家庭成員能一起成長遊玩的特色公園。此外,設計進入教育,透過國小美術課教案再設計、藝術家進入課後社團,藉此培養良好美學觀念,也是設計之都著力之處。

 

  「我們相信,設計是值得投資的事。」吳俊銘科長說:「創新是弱勢者的義務,不管是臺灣、臺北、還是設計之都,相對於世界、中國大陸的產業動能就是弱勢、弱國,但我們是思想自由的強國,創新無法被模仿,唯有隨時修正自己的腳步才能持續創新,讓這個集體的善念,從小小的點,不斷擴散成面。」

 

創新教育,讓下一代翻新社會設計

  近年來臺大因應新時代在急速轉型,推行創新教育,城鄉所所長張聖琳以臺大課程及自身創新團隊為例,說明校內教育啟發以及未來社會創新串連的重要性。張聖琳所長說:「大約在前年的時候,人工智慧的出現、各種新科技接踵而來,近十年內500萬的工作機會即將消失,如何讓年輕人因應時代創新、培育新興人才?對臺大來說,更關心如何讓同學有人文關懷的創新,因應社會問題,這樣的教育到底該如何開始?」

 

  就臺大本身來說,2008年創立創新創業學程,2014年開始推行創新創意教學,2015至2016年進行無邊界大學等跨領域的教學實驗,與臺北市政府合作,運用翻轉教育、縮短學習、與場域結合等方式,給予教師和學生更多新的可能性,臺大能夠以此較開放的方式,讓老師們將教學作為一場實驗,相較於其他大學可說是非常具有領導性的。

 

  張聖琳所長以自己的兩門課程作為案例說明。在暖科技課程中,它是一門共授課程,以議題作為導向,主題是「如何可以共有遊戲」。共有遊戲係指設計給各種性別、各種年齡層的人,以人本關懷作為核心,這是一個重要且從未被關注的議題。回到小時候可以共同遊戲玩在一起的環境,不會有人被排除或是霸凌,減少未來社會分歧,讓許多可能的衝突、問題能在初期就被解決。「課程是以設計產品為導向,過程中,我們會實際帶他們去一些身心障礙兒童的療養機構參訪,安排與身心障礙家長與兒童互動、出遊的機會,觀察如何符合小孩使用的需求,設計出一個讓大家都可以玩的遊具。」以人為本、從需求出發為核心,在無數試驗後,同學決定以重力的概念,設想「如果可以同時行走地面上,又感受到重力消失的感覺」。重力,是沒有排他性的、一視同仁的。最後,同學們利用水能傳遞動能的特性打造水床,透過震動傳導來互動,水床上容納輪椅,進一步適用於多元族群。這樣的prototype最終成功的打造,張聖琳所長希望未來有機會能將其實踐。

 

  另一門課是創新社區設計,張所長說這是一門「放山雞」式的學習風格,讓學生自己去嘗試,並同時將很多新概念、新科技拉進來,例如飛行無人機、影像影音、google map等,搭配田野技巧,想是如何進入田野、如何深入社區等,藉此探索都市。以萬華為田野的同學,原先預計要進行當地公園的設計,但最後發現在地居民想解決的其實是無家者物品存放的問題,於是他們聚焦於如何設計一個安全存放的系統,且能被社區居民所接受。

 

  面對時代的轉變,臺大老師無時無刻不在思考,如何透過社會創新、社會設計讓自己與新世代接軌,有火花、有熱情地結合夢想,這也就是為什麼會有無邊界大學、設計思考課程、以及與臺北市府合作的方案,希望能藉此為下一代多做一點貢獻。

 

「公民」是社會美學動員的能量

  一上臺,水越設計的創辦人周玉如女士就先對聲音美感提出看法,她說:「之前曾去學校演講,看到很多國中生趴在桌上睡覺,因為每一間都用麥克風,聲音過大使學生疲勞。如果今天講者講話小聲,大家仍然會聚精會神地去聽一件想聽的事情,這就是聲音的品質。我曾做過一個實驗,聲音講得小反而每句話都聽得進去,聲音越大反而耳朵跟環境產生一種衝撞,今天可以試一次看看。」於是,拋開科技的助力,大家果真入迷地聽了起來。

 

  周玉如認為美學就是秩序感的創造,她說以去台東中學分享經驗,認為自然就是美學,在越大的都會中,越需要重新找回秩序感。長久以來忽略了像是招牌、小角落、變電箱等微觀的秩序感,如果可以更細膩,就能欣賞生活中各個角度,人人都能夠重視與參與,提供自己的能量去建設這個社會。」

 

  「一個城市的進步不在於它的硬體設備有多好,而是在於它有沒有能力可以做到溝通。」周玉如分享她十二年前去荷蘭的經驗,看到當地的高中老師教導學生如何與設計師溝通,又如何成為設計師、政府與民眾之間的橋樑,周玉如反問,我們的社會做得到嗎?在生活中時刻去省思,究竟我們的環境能提供我們什麼樣的想像?城市到底可以到多細膩?周育如說,我們常把社會設計的受眾狹義地定義為少數族群,然而社會設計可以是共享的,但要打破這樣的認知,必須要投資一些時間做改變。周玉如分享她自我投資的經驗,是一段漫長的漸進適應過程,她從十五年前起,每天分配自己一半時間的80%做基礎事務、20%投資未來,時至今日,已改為80%用於領導未來、20%處理基礎事務,她說:「當你開始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改變就會開始。」

 

  水越設計為聚集更廣大的公民創造能量,在每個禮拜二晚上開設「都市酵母研究班」提供創新想法,參與成員小至七歲、大至七十歲,目前已搜集了五六百個點子,都市酵母所提倡的理念是希望眾人能共同成為社會進步的力量,發酵與未發酵的差異在於有無時間培養、是否與市政府碰撞 。社會進步必須始於開啟與民眾的良好溝通,而不是自己埋頭苦幹。

 

  有鑒於士林地區少被關注,水越設計於是決定以藝術進駐,期望為士林地區帶來公民關注的能量。水越在當地橋下250公尺內,放置一千顆比人還高的空氣氣柱,有如海葵一般,風來了就會搖擺,稱作「士林那道光 」。然而第一天有三分之一的氣柱被摧毀,因臺灣民眾 接觸互動設計的經驗過少,對設計物不懂珍惜,破壞情形越趨嚴重,因此 在第七天起設置告示牌,希望減少民眾的破壞,第十三天時,原本的一千顆氣柱變成僅剩十一顆 ,在修復過程中,開始有附近居民幫忙,街友也加入,民眾也因此有交流,其實 每個事件都是一個學習的機會,透過此次藝術展出,促發某些民眾對於社區的關注以及聯繫,但很多人仍舊不懂去關切、維護自己的生活環境中的藝術。

 

  臺北世界設計之都的招牌與變電箱改造計畫也皆為水越設計所承辦,水越投入大量精力及時間研究 顏色和建築街道如何和諧調配,並與 店家討論如何設計有個性的招牌,雖然招牌與變電箱僅是小小的改變,卻會一併影響整體市容景觀。另外,水越推行臺北鄰里公園翻轉計畫,以建立關係、相互交往、多元啟發、彼此分享為其理念,搭配色彩及美感,與居民共同規劃及建築適合當地的共融公園, 文化局與民眾在兒童志氣公園建了一座廢棄塔,玩樂時破壞沒關係,但讓民眾學著要自己修復,為共享空間負責。

 

  周玉如以環境教育為結語:「環境教育是要創造在地的特色,比起學校教育更重要,能改善一個地方的環境,且培養自身的美感,而自己的身體就是最好的測量工具,將自己用於設計的環節,並能擁有共融的想像,理解相互往來與溝通的方式。」

 

結語

  透過三位講者分別代表政府、教育以及設計產業的立場談論臺北市的社會設計,理解三方的願景以及未來社會的趨勢。臺北市文化局期望能充分發揮北市設計人才的潛能,打造更為舒適美觀的都市景觀,並增加北市在國際的知名度,吸引藝術面的國際交流。另外,由於產業與社會的轉型,教育亦面臨革新問題,透過創新教育及推行人本思考的概念,影響下一代社會設計的思維。最後,在討論臺北都市設計風氣尚未普及之時,如何教育市民看重自身的能量,且熟悉設計與生活共存的方式,讓都市注入更多的美感與設計能量。2016臺北世界設計之都的結束其實是個開始,2017交接後期望能將設計根植於每位市民心中。